中国股市狂牛可能沦为风险莫测的“风暴眼”

2019-03-04 04:08:01

繁�w中文 中国大陆股市狂升,超过一亿人口的民众卷入股市狂潮,造成全民炒股的全球经济奇观,在海内外引起广泛关注今天的观察中国要向大家介绍有关中国股市的分析评论 台湾《经济日报》的社论称:“大陆和香港股市近期出现了新一轮的疯涨,媒体喻之为疯牛或狂牛各项经济指标明明都在下行,其中甚至还存在着不少隐忧,在这样的情况下,多数公司的盈利前景都不会太好,未来能派发的股息也不会理想,股价理应下跌,但为何股市表现竟与实体经济脱节,甚至背道而驰、一再疯涨这就不妨提一提一个新概念:‘政策经济学’”“经济学从来就有两套,分别对应着两种不同的经济体制一套叫‘市场经济学’,对应的是市场经济体制;一套叫‘计划经济学’,对应的是计划经济体制”“没想到,原本万流归宗、走向了大一统的经济体制与经济学,近年来却出现了异化,出来了个异类,那就是所谓的‘政策经济学’”北京当局“一方面放宽政策,二方面通过官方媒体唱好股市,果然股价应声而起,且因民间富余资金能量蓄积已久,乃蜂拥而入,形势发展立即吸引了新、老股民一起开户,股价高升不已,”“这一切,都跟‘政策’操作有关,当然也跟大量的流动性有关,而说到底,后者又何尝不是‘政策’操作的结果呢” 北京《财新周刊》署名胡舒立的社论称:“随着股指不断上扬,一种论调颇为流行:通过牛市来提振中国经济股市与实体经济关系复杂,利弊兼有,需具体分析,然而,在时下的中国,提振经济显系股市‘不可承受之重’,它无力完成这一自赋或他赋的使命”“中国经济当前面临重重挑战,产能过剩、地方债务高企、财政收入增速大幅下滑、房地产行业和金融领域风险积聚均为肘腋之患股市可以制造繁荣的幻象,但对于解决这些棘手问题,或无直接帮助,或雪上加霜,根由在于中国股市的种种痼疾造成社会资金错配”“事实证明,试图驾驭市场是徒劳和危险的对于其发展规律,监管者、投资者和媒体均需时刻保持敬畏和审慎倘若一味为当前股指涨势喝彩背书,使其变为一头‘疯牛’,它不仅解不了实体经济之困,还可能激化既有深层次矛盾,自身沦为一个风险莫测的‘风暴眼’” 美国中文《世界日报》署名魏碧洲的评论称:“各界只看到‘贪腐会亡党亡国’,这是指中国大小党官国吏贪腐成性,蚕食国本;另方面上亿大小股民集体把家档往股市里掷,以追逐短期利润为满足,却把中国经济拖入崩盘”“一般称中国目前经济学术阵营有两派,一派主张政府加大刺激力度,放宽资金,保持经济成长;一派强调唯有结构性改革才确保持续成长这基本上就像欧巴马政府面对金融危机时采取‘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以维持经济不坠入深渊,但是共和党人强调要市场淘汰恶质产业中国经济困难远比美国更深峻如果经济成长不保,任凭失业攀升,中国完全禁不起随之而来的社会动荡,中共更担心失去统治合法性”“这是中共把自己逼到一个骑虎难下、非常无奈境地,无以名之,就称为‘新常态’” . 中国大陆股市狂升,超过一亿人口的民众卷入股市狂潮,造成全民炒股的全球经济奇观,在海内外引起广泛关注今天的观察中国要向大家介绍有关中国股市的分析评论 台湾《经济日报》的社论称:“大陆和香港股市近期出现了新一轮的疯涨,媒体喻之为疯牛或狂牛各项经济指标明明都在下行,其中甚至还存在着不少隐忧,在这样的情况下,多数公司的盈利前景都不会太好,未来能派发的股息也不会理想,股价理应下跌,但为何股市表现竟与实体经济脱节,甚至背道而驰、一再疯涨这就不妨提一提一个新概念:‘政策经济学’”“经济学从来就有两套,分别对应着两种不同的经济体制一套叫‘市场经济学’,对应的是市场经济体制;一套叫‘计划经济学’,对应的是计划经济体制”“没想到,原本万流归宗、走向了大一统的经济体制与经济学,近年来却出现了异化,出来了个异类,那就是所谓的‘政策经济学’”北京当局“一方面放宽政策,二方面通过官方媒体唱好股市,果然股价应声而起,且因民间富余资金能量蓄积已久,乃蜂拥而入,形势发展立即吸引了新、老股民一起开户,股价高升不已,”“这一切,都跟‘政策’操作有关,当然也跟大量的流动性有关,而说到底,后者又何尝不是‘政策’操作的结果呢” 北京《财新周刊》署名胡舒立的社论称:“随着股指不断上扬,一种论调颇为流行:通过牛市来提振中国经济股市与实体经济关系复杂,利弊兼有,需具体分析,然而,在时下的中国,提振经济显系股市‘不可承受之重’,它无力完成这一自赋或他赋的使命”“中国经济当前面临重重挑战,产能过剩、地方债务高企、财政收入增速大幅下滑、房地产行业和金融领域风险积聚均为肘腋之患股市可以制造繁荣的幻象,但对于解决这些棘手问题,或无直接帮助,或雪上加霜,根由在于中国股市的种种痼疾造成社会资金错配”“事实证明,试图驾驭市场是徒劳和危险的对于其发展规律,监管者、投资者和媒体均需时刻保持敬畏和审慎倘若一味为当前股指涨势喝彩背书,使其变为一头‘疯牛’,它不仅解不了实体经济之困,还可能激化既有深层次矛盾,自身沦为一个风险莫测的‘风暴眼’” 美国中文《世界日报》署名魏碧洲的评论称:“各界只看到‘贪腐会亡党亡国’,这是指中国大小党官国吏贪腐成性,蚕食国本;另方面上亿大小股民集体把家档往股市里掷,以追逐短期利润为满足,却把中国经济拖入崩盘”“一般称中国目前经济学术阵营有两派,一派主张政府加大刺激力度,放宽资金,保持经济成长;一派强调唯有结构性改革才确保持续成长这基本上就像欧巴马政府面对金融危机时采取‘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以维持经济不坠入深渊,但是共和党人强调要市场淘汰恶质产业中国经济困难远比美国更深峻如果经济成长不保,任凭失业攀升,中国完全禁不起随之而来的社会动荡,中共更担心失去统治合法性”“这是中共把自己逼到一个骑虎难下、非常无奈境地,无以名之,